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山夏蓉新闻博客资讯网

接入HUAWEI HiLink生态伙伴数200家

发布:admin06-17分类: 娱乐新闻

  个人养老投资新时代,40家养老目标基金PK,你会选择哪一家?【寻2019基金业引领者】

  每个公司成熟之前都有一次关键战役要打,小米正在进行这样一次决战。财报靓丽、Redmi独立、高端化与不良率背后,都透露着雷军的进击与焦虑。

  华为研发空军充足的炮火无情扫射下,华为的骑兵荣耀的线上渗透,以及在同等价位手机受到OPPO、Vivo的挤压,在IoT领域也正在遭受华为的抄底以及苹果的侧翼进攻,面对友商处处围堵的绞杀链,小米正在进行一次决定性的战役,以及一次为了打赢这场战役所必须的、意义深远的大调整。

  这次剧烈的调整已经对小米上一个季度的业绩造成了巨大的冲击,但这只是刚刚开始的、必须承受的代价。

  2011年,余承东卸任欧洲总裁职位,接管手机终端。也是这一年,任正非牵头华为终端业务部门召开了一场影响深远的会议,被认为是华为终端的“遵义会议”,会上,华为决定抛弃运营商定制机,开始建立自有品牌,同时制定从低端向中高端转变,启用海思四核处理器和Balong芯片,并开始布局电商。

  2012年华为开始双品牌战略,主打互联网手机的荣耀品牌开始独立运作,复制小米的粉丝营销模式,猛攻小米大本营,2017年正式超过小米成为互联网渠道的机王。2015年四季度华为启动了“千县计划”,在2017年宣布完成布局。由创新让产品过硬,到线上线下销售渠道的打通,为华为这两年业绩的喷发奠定了基础。

  2017年小米也推出了小米之家计划,2018年已经落地五百八十多家直营店以及一千三百多家授权店,预计在2019年完成千家直营店布局。小米从线上到线下,从低端到高端,从布局时点看都稍显被动。

  而过去八年,华为手机对小米采取了步步跟随紧逼的,强压进攻模式,小米也从红米,到IoT生态链,不断复制自己,从为发烧而生到价格厚道,到现在尝试与性价比进行切割,从复制自我的死循环中,完成向上的突破,包括从低端向高端,从模式创新到产品创新的突破,但这一路走过来,很艰难,能走到现在,劳模雷军的奋斗精神和执行力是最关键的因素。

  而华为在高端创新研发的猛烈空对地炮火掩护下,已经渗透了小米手机互联网营销大本营,同时又开始了另一个承载这小米大部分想象空间的IoT领域进行强压式进攻。除了华为,在同等价位手机里面,小米还面临者OPPO手机以及Vivo手机的夹攻。

  今年二月份,新上任的红米掌柜卢伟冰发了一条微博说,周末读友商的书《华为终端战略》,读出很多细节。卢伟冰将下面这一段话截图发出来,配文道:这些年来,友商如何“学小米”和如何“赶超小米”的细节:

  2014年3月17日,小米推出红米Note ,广告语为: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。2天后,华为荣耀推出新品荣耀3X ,广告语为:更美好的事情已经发生。

  4月8日,小米举办“米粉节”;华为在同一天举办“荣耀狂欢节”。小米举办“小米主题设计大赛”,口号为“这次,我们整点大的”;华为也举办“华为EMUI全球手机主题设计大赛”,口号为“这次,我们整点更大的”。

  7月10日,小米公布“2014小米年度发布会”的消息2小时后,华为也公布了将在7月22日举办发布会的消息。

  在华为高端手机的空军炮火扫荡掩护下,其地面部队对小米采取步步跟随的游击战,将小米各个据点封锁绞杀、各个击破的战略,无疑已经把雷军逼急了,让雷总喊出“不服就干,生死看淡”的宣战口号,并随之推出复制华为双品牌战略的反制措施,当然其实小米麾下远不止双品牌…

  2019年,雷军把小米的战略定义成手机加AIoT双引擎的战略。在AIoT领域里面,小米在2018年保持了全球领先的消费级IoT平台,连接设备数,不包含手机和笔记本,已经超过了1.5亿台设备,同比增长193%。

  2015年12月,华为首次公布华为HiLink智能家居平台,目前华为整个生态平台的入口连接数2.6亿,接入HUAWEI HiLink生态伙伴数200家。

  余承东表示未来3年内,会让智慧IoT从梦想走向现实,让1/3的中国智能家电支持HUAWEI HiLink标准,成为家电行业的通用标准。

 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认为:“每个厂家都去支持自己的标准这是不现实的,对消费者非常不方便,这个行业需要一个统一的标准,而且单品与手机的结合也不是很好,跨品类的统一协同是当下亟待解决的问题。”

  雷军表示,未来5年,小米将Allin AIoT,专项投⼊至少100亿元。

  而余承东针锋相对:“华为消费者终端今年的研发投入预计会达到60~70亿美元,在IoT方面的投入每年也达到十几亿。”

  在小米长势最好的智能电视领域,余承东提出了AI大屏的概念,而且即将推出的信息频传。

  AIoT的其中一个环节,可穿戴领域,小米的市场份额已经遭到华为与苹果不断蚕食。

  根据 IDC数据,2018年三季度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中,小米、华为、步步高排行前三,市场份额分别是28.9%、11%、10.6%,今年四季度小米的市场份额是23.5%,华为是19.4%,苹果突然杀入前三位,占有10.1%的市场份额。

  雷军已经明显感觉到了,华为这种空军轰炸与地面部队死皮赖脸的跟随模式的威力。如果说2015年之前,小米是华为的老师,华为采取了步步跟随的策略,小米正在尝试调整自己的角色,华为将荣耀独立出来的意图是助攻线上渠道,而小米将红米独立出来,雷军的想法其实很清晰,红米独立运作,主攻性价比,对卢伟冰的期望就是让米粉满意,大概意思恐怕是让以往追逐性价比的米粉满意,守住小米创业那么多年的基本盘。

  自2019提1月起,小米和Redmi已成為独立运营的品牌。小米品牌将专注先进技术的研发,立足中高端市场、立足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渠道。Redmi品牌将追求极致性价比并专注线月,小米集团获得美图公司的手机业务授权,美图将旗下美图手机的品牌、影像技术和二级域名,在全球范围内独家授权给小米集团。小米麾下手机品牌增至七个,包括小米、红米、黑鲨、PocoPhone、21克、QIN、美图手机。

  从游戏手机、国外高端市场、年轻女性用户、功能机到老年机,多品牌策略可以让小米覆盖了各个层面的用户群体,扩大用户群体,对于小米短期增收是有帮助的,却分散了小米本来就不大的研发投入以及精力,就是一个摊开的手掌。

  2018年,美图录得净亏损12亿元,被“砍掉”的智能手机,为公司带来约5亿元的亏损,预计将在2019年中之前完全关闭该业务。

  美图手机业务转手小米,可以利用小米的销售渠道,并增加小米在国内的市场份额,但是未来扭亏压力也不小,同时小米还增加了给美图方面分润的保底负担。这对美图是一桩纯赚的业务,对小米而言却可能是另一个负担。

  根据协议,小米获授权利用美图品牌研发手机,美图前5年可获共同开发手机销售的10%毛利,之后25年小米将会逐年缴付美图最少1000万美元的授权垫底费。

  但这场合作仍留有余地,双方合作分两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的5年内,如果美图收到的授权费达到一定数额,小米公司有权决定5年之后是否继续展期。

  一种双品牌战略一种多品牌战略,荣耀是为了抢占互联网渠道,主攻,红米是为了守住性价比段位,主守,同时其他品牌由分散了小米的精力,就像一个拳头摊开了五指。优劣已经很分明,所谓创业难,守业更难,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是这个道理,1947年,主席战略性“放弃”延安也是这个道理,存人失地,人地皆存;存地失人,人地皆失。“敌人进延安是握着拳头的,到了延安,他就要把指头伸开,这样就便于我们一个一个地切掉它。”

  除了互联网渠道的扫荡,荣耀也在低价手机发力,在海外市场与小米抢食。荣耀8X系列是荣耀2018年9月推出的千元机,今年2月份出货量已破千万。

  红米虽然独立,它依然是小米最粗的但也许又是最弱的一根手指,技术含量低、毛利也低,护城河更低。小米这次转型,是选择将低端业务独立出去,而华为当年是选择壮士断臂,砍掉低端产品,这是实力更是勇气的较量。

  但是红米对于小米的意义又特别重要,在高端市场尚未打开的时候,红米是小米存在的唯一基石,它的稳固是雷军可以到高端市场奋力一搏的唯一后盾。

  任正非说:“终端一旦有风险,它退下来,我们也有价值七八百亿美元的管道底线支撑着它,它还可以东山再起。所以华为终端做错一件事没关系。但是苹果、三星做错一件事,它们就波及坐标的底线了,它们要东山再起的困难较大一些,但是我们没有,因此我们允许终端有冒险精神。”

  华为终端的创新与试错成本,是可以在华为体系内消化与承担的,红米还没有这种支撑力量,所以小米并没有这种试错空间。

  列强环伺,雷军也一样,做错一件事,小米就波及坐标的底线年的供应链挫折,让小米一度消失在手机行业前列的原因。

  红米独立出来,意图很明显,雷军甚至整个小米核心团队,要抽身出来组建小米高端手机的空军部队。雷军选择了将性价比的大本营交给卢伟冰。

  早在 2008 年,卢伟冰已经跟印度品牌做ODM 生意,从2009年就开始在天宇朗通担任海外事业部总经理,2010年加入金立集团,担任总裁之职,也是主要负责金立手机海外业务。

  还国内市场萎缩的背景下,海外市场已经成为了小米最重要的增长引擎,而千元机红米,正是小米扫荡海外市场的正规军。

  2018年,小米在海外市场的收入达到700亿元,同比增长达到118%,整体收入占比从28%增长至40%。

  海外的新兴手机市场还在增长,2019年印度市场的出货量仍将继续增长,出货量可能突破1.6亿部,增幅达到12%。

  这条路上还有的是机会,但是,雷军并不孤独,甚至可能会觉得很拥挤,因为,无论是到海外开拓市场,还是向高端机的转型升级,同样体量OPPO、vivo,都在进行,而段位更高的三星苹果华为也不甘人后。

  “Redmi就是要向一切不合理的溢价宣战,为全球50亿人服务”。当然抢着为这五十亿人服务的手机厂商大有人在,国内友军都已经纷纷制出千元价位的新品牌,在海外市场倾销,早已杀成一片红海,除了被小米稳固占领的印度市场,最大的低端市场非洲,已经被国内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传音公司渗透了半壁江山,后面还有三星华为等一群虎狼跟随着。

  三星、苹果两个巨关注中东市场,为了开发印度市场,OPPO成立了新品牌Realme。在印度市场久攻不下的华为也学习小米,开始了业务印度本地化的转型。

  与此同时,面向年轻用户群体并不止Redmi与荣耀两家厂商,vivo、OPPO,以及后者旗下的iQOO和Reno,实力均不容小觑。

  雷军大概也是看中了,卢伟冰的从业经历与红米海外业务的适配,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卢伟冰说:“雷军给他下了个死命令:一定要用Redmi在中国市场反超荣耀。”

  2010年,卢伟冰入主金立后,创始人刘立荣一度成为甩手掌柜。但在卢伟冰的掌管下,金立的国内市场已经被小米等后生品牌远远甩开,2014年度小米手机的出货量达到6112万部。而2014年,金立手机全球出货量2800万台,海外占比高达55%,印度出货量接近400万台,相当于其他所有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市场销量的总和,成为印度第六大手机品牌。这一点,卢伟冰倒是功不可没。

  2015年,刘立荣正式回归,重新梳理了产品线,并确立了金立“重回老路”的发展战略,定位政商人士,才使得M6系列异军突起。2016年金立出货量达到了4000万台,逼近落难的英雄第五名的小米。

  新近不良率暴露的高端机供应链管理问题,四季度业绩暴露的小米转轨过程中会遭遇的基础性塌陷,小米正处进退维谷之中。

  雷军在小米9的发布会上表示,小米9可能是最后一款3000元以内的小米品牌手机。这是红米独立,小米高端化的路标。

  6+64G版售价仅为2698元的魅族16th,2018年8月发布, 最低配6GB+128GB版本售价为2998元iQOO新品今年3月发布,起售价比小米9便宜一块钱。目前在电商平台,8G+128G版荣耀V20跌至3100多元,相比发布价跌幅超过300元,相比同阶的小米9也便宜。

  近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小米9缺货问题,对于小米而言是一个严峻的供应链管理问题,而且由来已久,2016年导致了小米手机出货量的大幅下跌,雷军曾经亲自督阵才在2017年挽住了狂澜,但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依然是未治的顽疾。

  小米9产能不足的部分原因是手机背部的相机模组良率过低。为了提升产能,小米9代工厂新增了比亚迪。比亚迪生产的小米9首批产品正式下线,比原计划更快。

  华为也出现过这种问题,Mate 20 Pro(UD)版发布之初,也长期缺货,只在特定时段开放售卖少量现货。不像小米那样集中在某一天开放抢购,才没有背上饥饿营销的骂名。

  高端化的路,需要依靠创新,而创新的配件生成良品率决定了创新商业化的成败与否,这考验了品牌商与供应商双方的研发创新能力,而小米是目前手机巨头中唯一全部以来代工厂的品牌,相对而言对工厂的管控能力也更弱一些,因此,这种创新关键配件良品率低一直让小米饱受折磨。

  小米Note系列、小米5、小米6 、小米8探索版以及小米第一款全面屏概念手机MIX,都曾遭遇这种问题的困扰。

  小米Note系列是小米第一次打破1999元售价,尝试高端化的开始,高端化的路上,不良率一直是小米的致命短板,如果得不到解决,所有的创新努力都会从这个缺口东流而去。

  这条路上,华为趟过来,在销量以及时间所花的代价以及研发的投入都相当大,也用了两三年的时间才摇摇晃晃立住了脚跟。

  华为定位高端,为了实现它,华为做的第一件事,是几乎在一夜之间砍掉所有的低端产品,直接对标苹果和三星。

  由于运营商的抵制,2012年,华为终端的销量从2011年的1.5亿台,陡降至1.2亿台。2013年6月,华为在伦敦发布中高端手机P6,主打技术创新,销量超过400万台,华为第一次完成从B2B到B2C的突破。

  2012年西欧整体营收下滑接近60%,规模下降到原先的35%到40%,这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数据卡收入,直到2015年才完全恢复到2011年高峰时期的收入水平。

  小米现在再走一次,很大程度取决与其红米的基本盘是不是够稳,投入决心以及实力是不是够大,以及足够的运气,现在这个时点,这个行情,萧索的手机寒冬已经到来,大雨已经倾盆而下,再来穿水衣,很可能就是一身雨水。当然这个改变是必须的,但愿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  这也难怪雷军,从无到有2011年到2015年,都是小米模式最为风光的时候,华为还不构成重大挑战,2016年因为供应链的挑战,小米已经自顾不暇,雷军亲自督阵,才在2017年缓过了一口气,2018年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也得到了巩固,市场份额由2017年全球第五的5.8%晋升到了全球第四的7.9%。

  这雷军才终于松出来一口气,有计划地部署并推进这次决定性的战役,以图突围而出。

  财报显示,小米公司2018年营收为1749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52.6%,经调整后的利润为86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59.5%。

  AIoT业务是小米公司除智能手机业务之外的另一个业务核心。2018年,小米IoT与生活消费品业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,营收较去年同比增长86.9%,达到438亿元。

  在去年整体市场停滞的情况下,小米智能手机分部的收入约人民币1,138亿元,较去年同比增长41.3%,是业内罕见於2018年保持持续高速增长的公司。

  从去年全年的长势来看,小米各个方面都获得靓丽的增长,雷军选择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各种组织调整以及落实高端化计划,也正是基于这个理由。

  2018年小米发佈了Mi 8 及小米MIX3 等多款旗舰智能手机。2018年四季度,售价在人民币2000元或以上的智能手机收入佔智能手机分部总收入的31.8%。小米在中国大陆智能手机的均价同比提升17.0%,在国际市场中,在发达国家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日益增长,相应均价亦同比增长9.7%。

  不过这种决战式的大调整所造成的震荡,也已经在小米的四季度业绩中显露端倪。

  2018年四季度,小米集团的整体收入444亿元,环比减少了12.6%。,四季度的整体毛利57亿元,环比减少13.9%。

  在手机出货量上,小米也出现了同比下滑的情况。2018年四季度,小米售出约2500万部智能手机,同比下跌12.3%。看环比情况,小米智能手机的情况更为严峻,其销量和营收都出现了下跌。四季度,小米智能手机的收入环比减少28.3%。同时,手机销量环比下跌24.9%。

  此消彼长,华为开始捡便宜。与此同时,华为卖出超过6000万部智能手机,同比增长37.6%。

  2018年四季度,智能手机的ASP每部1005元,而2018年三季度為每部1052元,小米的解释是由於2018年四季度的多个线上购物节加强营销推广。可这种营销并没有带来销量的相应增长。

  2018年第四季度互联网服务分部收入40亿元,环比也减少了14.6%,主要是由於广告收入减少。

  过去一年全球手机出货量的增长都开始停滞,欧美、亚太区、大中华区市场更是出现大幅缩水,在一个缩水的市场里,竞争是残酷的洗牌战争。在这个市场里,如果没有足够的创新能力,只能接受被迅速边缘化并从此退出历史舞台的命运。这是雷军的命运之战,是小米的绳命之战。

  产品线及渠道库存调整、内部组织改编等原因,让小米在去年四季度国内市场出现较大跌幅。

  2018年四季度,小米是国内市场TOP5厂商中手机出货量下降最多的,尽管其2018年四季度出货量依然保持在1030万台,市场份额10%,但和2017年四季度相比,同比大降34.9%。

  据IDC数据显示,2018年四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中,小米、魅族分列第六、七位,销量同比下滑较为严重,负增长比率达到35%和56%。

  红米独立的意义,在于小米的升级,小米意图很明显,要与低端机形象进行切割,甚至与性价比的定位进行切割。4G手机的市场已经见顶,开始下滑,5G手机还需要时间,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里,价格已经无法感动人心,只有创新可以在存量市场的残酷缠斗中突出重围。

  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雷军需要一个粮足马肥的决战阶段。如果不考虑2015年以前那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日子,这可能是雷军最好的、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